透明渣~懒得填坑是我
从不按时更新(喂! 学习使我快乐(围笑

梗题使用请评论或私信告知并在发表后@
(因为我也想看哈哈)
有题目不理解的也可以来私信我

冬云录·序

*这是一篇很久以前就有构思但一直没想好怎么写的原创故事

*内容取材多数为之前推荐的中国神话书,也有其他故事

*作者笔力不足脑洞却能装下宇宙,文章涉及中国古代神话但其内容极其口语化

*除非笔者表达有误,争取不会让读者有读不懂的地方

*不是什么写的多好的故事,还请大家随意看看就好


————

怪力乱神,在这个科技发达、人们的思想现实到极致的世界里早已被抛之脑后,这种根本不存在的东西被写在《山海经》里,人们解释说作者看走了眼,哪有什么三只腿的鸟、有人脸的鱼、会说人话的动物,肯定是听了太多传说故事,看花了眼,想象力太丰富。

这种根本不存在的东西,人们讲出来的不是神话传说,就是哄孩子们入睡的睡前故事罢了。

当然这种说法也是见仁见智啦,总归有人真的信这东西的。比如有命途不顺求神拜佛保平安的,经商的家里摆一个饕餮的玉雕,有钱人家大院门口摆两只石狮子狻猊镇着大门。总归是想求的一个好兆头。

管不管用的……哈,谁知道呢,反正这些“生物”自打进了21世纪早就不干这些得靠着百姓信仰才得以存在的行当了。

不过现在这些家伙都在干什么……哎呀这又谁知道啊,想找记录的话又得收拾后罩房的那间屋子了。

头发又被风吹乱的女性此刻正拄着笤帚在院子里发着呆,王箫就这么站着想着。回想起去年年底收拾那个打开第一眼看进去还以为八百年都没人进去过,满是木头书架的屋子,就立马回过神来。将半长不短的头发松垮地束在脑后,继续慢慢挪着笤帚,清理院子里到处飞舞的柳絮。

“箫儿,壶里没水了,待会烧点,一会还来人呢。”

王箫看向正倚着正房的大门,手里往烟杆的铜烟嘴里塞烟丝的,名叫恕之的,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男性,抬起手指向屋里。

“那水壶旁边是净水器,你倒点水烧上不就行了。”

“你们现代人玩意儿我用不惯,你弄。”

“啧。”

王箫再次停下手中的笤帚,微笑着和还没来得及划火柴点着烟丝的那人对视了两秒,后者立马放下火柴摆摆手,“嘚您忙着,我自己烧去。”

院落中再次只留下笤帚刷过地面的声音。这柳絮虽都卷成一团团的,但却轻的要命,扫一下马上就飞起来,跟没扫没什么区别,要不是扫帚上特意沾了水,不知道要收拾到猴年马月去。

待到水烧开,柳絮被收入垃圾袋,烟斗里的烟丝烧得过半,王箫还没走进屋内,院内卷起一阵微风,随之而来的还有脚步声。

“来得真巧啊,刚要沏茶。”

恕之敲掉烟斗里的烟灰,将来人请进屋内。

“这次来冬云阁有什么事?”王箫将茶杯放在客人手边,问道。

“这次啊……”


————

“欢迎来到冬云阁,您来尘世前应该对‘为在尘世生活的异兽和神怪提供帮助的事务所’有所耳闻吧……对,之前也叫药房。在下是现任掌柜兼管理员王箫,那个在门外抽烟的?那位是嘴上说是管理员但根本不干活的恕之……对,就是您听说的那位,名字是我家祖辈给起的……先不谈这个,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吗?”

————


ps:大概就是这么样一个东西了,能填到什么时候呢,那谁知道啊哈哈哈,只要有点子就写吧,总之现在的定位是个可单篇阅读的、发生在冬云阁里的、和异兽们相处闲聊的这么一个可能会很长的故事

感兴趣的就看两眼,就当是茶余饭后的消遣了。

以上,感谢能看完的朋友们,给你们比心!

(只希望别有错别字……)

评论
热度(4)
© 川冰喵喵喵 | Powered by LOFTER